您现在的位置:当前位置:首页新兴动态政务要闻
把农业变财富 新兴创新经验获赞

发布时间:2017-09-29 来源:新兴县舆情中心

 9月26日,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联合主办的“‘将改革进行到底’地方经验报告会暨第三届中国地方改革创新成果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

    安徽省天长市、湖北省京山县、山东省东平县、广东省新兴县作为地方治理改革创新探索者、实践代表,与80余家境内外主流媒体的记者朋友们一同参加了会议。

    ●南方日报记者  雷贤辉 李春江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邓大才教授介绍了地方改革创新实践的总体情况。他认为,安徽省天长市的农村综合改革堪称现代农业体系建构的中国典型,通过实践回应了小岗的困惑即“一夜承包解决温饱,四十年种地却未致富”,以及种地的担忧即“未来谁来种地,如何种地,如何种好地?”一是发展合作社、家庭农场、经营大户、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营,解决了土地抛荒、生产低效的问题;二是推进农业社会化服务,让不会种地的人也能种好地,解决了谁来种田、如何种田的问题;三是深化产权改革,放活承包权,使集体的荒山荒坡变成了资源、资产,甚至资本,解决了农村资源盘活增收的问题。湖北省京山县则提供了农村产权精深改革的地方案例,精细的因村施策、精心的组织试点、精致的分类配股、精准的节点定权和精深的静态管理,让群众参与其中,充分自治。农民不仅有参与感、获得感、满足感,更有对政府的认同感。山东省东平县打造了产权改革推进脱贫攻坚的地方标本。其特点在于:在贫穷的地区通过产权改革发展了集体经济,引进了先进制度,不仅跑出了东平的改革速度,而且进一步提升了东平改革的高度。

    具体到新兴,邓大才认为新兴像全国很多地方一样,面临着两个大难题。其一,就是一二三产业如何融合。目前没有一个地方做得非常好,有些地方要么工业发展,有些地方纯粹是农村,但是三产融合好的很少有案例;其二,企业和农民如何共生。很多地方,企业挣了大钱,农民得了一些小钱,大部分地方都是第二产业工业带动三产,一产是个包袱,但是新兴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二三产融合走得非常好。新兴的主要特点,首先确立一产优先,一产带动了二产发展,二产又联动三产发展,实现了产业之间的共生;第二是企业主位,新兴企业,像温氏股份,通过“公司+家庭农场”,相当于把自己生产车间与农户融合在一起,把生产车间前移到了农户,实现了主体的共生。第三是机制创新,刚才说很多地方的企业赚大钱,风险由农民承担,但是新兴的企业发展,企业是风险先担,不是风险公担,有风险企业先承担,特别是养鸡,如果鸡价下跌了,温氏股份先保障合作农户利润,这样农户跟企业结成机密共同体。第四个是多元驱动,促生“产县共荣”,实现发展共生,最终实现共创、共享、共融、共生。“新兴走出来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把农业作为财富,这是很少有地方做到的。所以我们认为新兴之路就是融合共生,打造一二三产业融合的中国样本。”

    安徽省天长市、湖北省京山县、山东省东平县、广东省新兴县的地方改革实践代表分别作了经验分享与成果汇报。

    会上,县委常委、统战部长徐广志代表新兴发言,简要介绍了新兴基本情况,并从发展态势、发展方向解读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之路。他说,新兴三产均衡,各有龙头带动,内生动力足。一产当中有全国农业龙头企业温氏股份。据统计,2016年,集团上市肉猪1712万头,稳居全国第一;肉鸡8亿多只,占整个肉鸡市场的10%。二产有不锈钢餐厨具产业,新兴是中国不锈钢餐厨具之乡、全国最大的县级不锈钢餐厨具生产和出口基地。最近,二产龙头凌丰集团制定的《不锈钢水壶》标准,正式上升为国家标准,填补国内空白。三产有六祖文化和温泉,新兴是第二批“广东省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有3个4A景区,其中六祖故里旅游度假区正在创建国家5A景区,“岭南第一圣域”国恩寺正在申报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其次,三产交叉,竞相促发展。一般经济发展规律是第二产业带动,反哺一产、带旺三产,新兴县却是一产带动二产,二产带动三产,二产当中也渗透一产和二产。在这个“接二连三”过程中,新兴逐步形成三产交叉融合、互促互融的现代产业体系。农业龙头温氏,从最初养殖,向上游的饲料、生物制药、农牧机械等发展,向下游的屠宰、食品加工销售、物流配送、金融服务等产业延伸,成为全产业链发展的一个示范。另外,融合共享,创美满生活。新兴是六祖惠能的出生地和圆寂地,受禅宗文化浸染的新兴人,始终坚持“融生、融合”“共荣、共享”的原则,企业发了财要回馈社会,形成一种融生共享的模式。譬如,温氏自创立起就坚持全员持股思想,上市后整个温氏家族占股才16%左右。

    徐广志说,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广东在新起点上再创新局。新兴县委、县政府认为,在关键一条就是要抓攻坚、补短板、亮牌子,概括起来就是把农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工作主线,以小镇建设、全域旅游、新农村建设为切入点,共同推进新兴三产融合实现新发展。

    据悉,中国地方改革创新成果新闻发布会此前已举办两届,对各地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等领域的体制改革及实践创新成果进行全方位、立体式的介绍,以促进地方改革创新经验的宣传推广,助推各地区地方改革创新进程;同时也以此为契机,鼓励各地方政府朝着“基层更有活力、基础更加扎实、基层队伍更有战斗力”的目标,积极打通基层治理能力治理体系的“最后一公里”。

    ■媒体提问

    文汇报:国家发改委提出137个试点中,为什么新兴县在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能够一枝独秀,新兴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徐广志:新兴优势概括起来有几个方面,第一,发展有基础。新兴县人口占整个云浮市1/5,GDP占1/3,人均GDP在2014年达到了全国平均水平,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经济基础;第二,三产有龙头。一产有温氏股份,二产有凌丰、万事泰,三产有翔顺;第三,三产有融合。温氏赚钱以后发展饲料、兽药、农牧机械、食品加工、金融、房地产,成为全产业链发展的一个范例;三产龙头翔顺集团,从三产房地产向二产、一产延伸,从事不锈钢餐厨具生产,从事茶叶种植,发展起广东十大名产之一的象窝茶;第三产业有六祖文化带动旅游以及温泉。

    所以说,新兴县一二三产业基础比较好,在历届县委、县政府努力下,新兴一二三产业比例正在均衡发展。

    国土资源报: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中,新兴如何解决人才资源短缺问题?

    徐广志:新兴县虽然离广州只有140多公里,但新兴仍然是山区县,在人才引进方面也是制约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屏障。

    目前,新兴引进人才突破口也在一产,在温氏股份。当年“七户八股”集资8000元起步,他们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凭着一股想致富改善生活的热情去承包鸡场。但温氏集团创始人很有眼光和胆色,他们认识到要发展养鸡企业,单靠热情不够,没有科学的养鸡方法不行,所以他们拿出股份换取华南农业大学技术支持,利用“周末工程师”吸引华南农业大学的人才帮企业做事,而这些留下来的人才,许多都成了股东。到现在,在温氏股份工作的博士、研究有好几百人。这就说明,一个地方要留住人才,关键是要有平台。当然,现在新兴在人才引进方面还学不了东莞和深圳,但是,我们政府通过抓教育,抓基础设施,把周边的环境搞好,新兴一定有机会。

    南方日报:新兴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对于推动新兴经济还有优化产业结构有什么促进作用?

    徐广志: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工作开展以后,应该说新兴各项数据有很大的提升,比如说在壮大县域经济、优化产业结构方面,去年我们GDP的产值是243亿,五年的平均增速是11.6%,一般的公共预算收入是16.83亿,五年的平均增速是19.1%,“经济振兴指数”在全省粤东西北74个县(市、区)中排名第一,人均GDP在2014年就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同时,一二三产业比例,从2015年24%、40%、36%提升到现在的22%、39%、39%。

    专家点评

    这是发布会和前几次有很大的不同,为什么大家这么关心,我想用三句话概括,第一,“将改革进行到底”主题非常鲜明;第二,让企业改革家的精神永放光芒;第三,通过改革让希望重新回到田野上。中国改革是人类前所未有的伟大事业,在这个伟大事业当中,锤炼出中国改革家精神,我们过去知道西方有企业家精神,但是我觉得中国这场波澜壮阔的改革,锤炼出改革家精神。我们今天推介的这四个地方,都是具有改革家精神。过去讲,通过改革杀出一条血路,现在我们要通过改革闯出一条新路。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教授徐勇

    新兴三产融合发展主要特点,一产优先,引领“接二连三”,实现产业共生;企业主位,助推“农企一体”,实现主体共生;机制协调,明晰“主体权责”,实现制度共生;多元驱动,促生“产县共荣”,实现发展共生。新兴走出来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把农业作为财富,这是很少有地方做到的。所以我们认为,新兴之路就是融合共生,打造一二三产业融合的中国样本。

    四个改革地方的共同特点是以产权改革为动力、以机制建构为手段、以盘活资源为抓手、以共享共赢为目标,这对于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发展之路大有借鉴意义。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邓大才

    ■地方改革实践

    安徽天长:

    农村综合改革让田野充满新希望

    安徽省天长市通过稳步开展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实现了农民对集体资产由“看得见,摸得着,管不着”到“既监督,又当家,还分红”,农村工作呈现出“农民有动力,干部有压力,集体资产有活力,基层组织建设有合力”的新格局;同时,天长市还稳妥落实农村土地“三权分置”,不仅让农民吃下“定心丸”,而且解放了农村劳动力,激活了农业生产力。此外,统筹推进其他涉农综合改革,有效促进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发展。

    湖北京山:

    聚焦群众获得感 因村施策精配股权

    京山县是全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29个试点县(市)之一、湖北省唯一试点,通过因村施策,精配股权,推动股改精准落地,盘活了农村集体资产、资源,极大地增加了农民获得感,有效提升了农村治理水平。

    股改后的京山不仅实现了农民财产性收入稳定增加,农村集体经济持续壮大,乡村治理水平明显提升,而且现代农业也得到迅猛发展。可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明晰产权、唤醒农村沉睡资源的改革重头戏。

    山东东平:

    以农村产权改革攻坚长效脱贫

    作为移民大县、农业大县和扶贫重点县,东平县坚持问题导向,全力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破解农村经济发展难题,构建脱贫致富稳固长效机制。

    东平县通过一系列产权改革,创新股份投入机制;产权拓展,深化股份合作机制;产权衔接,优化精准精细机制,不仅激发内在资源动力、盘活内部资产动力,提升外部扶持动力,而且破解了“途径不畅”的难题,提升了改革的发展效力。